用户中心
  • 学 号:
  • 姓 名:
网站统计
    • ·共有文章:1494篇
    • ·文章阅读:158131人次
    • ·共有图集:3个
    • ·共有软件:10个
    • ·共有视频:3个
    • ·总共留言:1条

独家专访古永锵:别把娱乐概念等同于林丹的八卦

发布时间:2018-09-14 05:59 点击数: 【字体:

  古永锵告诉网易科技记者,昨天在乌镇的面馆点了一份“书生套餐”,恰好遇到今日头条的张一鸣,二人聊了一会儿“八卦”,张一鸣笑称2005年刚毕业那会儿,差一点就进了优酷成为其员工,而古永锵则打趣说“当时见到我,你可能就全改变了”。

  我们这一年多,两年,刘德乐不是挂帅合一创投主席嘛,他们这个团队也是个年轻人团队,投了一些很棒的公司。举一些例子,像《火星情报局》你应该知道吧?《火星情报局》后面这家公司叫酷娱,当然这个酷娱可能跟优酷的酷之间有关,酷的娱乐,多好的名字啊。我就说这个名字是选得好,要投。最后《火星情报局》你看到是优酷和酷娱一起合制的,我们也投资了酷娱。

  古永锵:我那天讲了一个事儿,放心跟开心。我是放心,我也很开心。其实在硅谷里面的话,这样能够成功交棒,你说我当时选择的能交棒的线多个兄弟姐妹负责人嘛。我要交棒,我当时自己给一个选择是要一个靠谱的团队,我是选择两个创业者。

  他们现在做大文娱刚好是我,我是66的,我是十一年前开始创业的,所以他们现在的年龄刚好是我创业的时候,所以建立阿里大文娱这个平台策略的话,那伟东抓优酷也抓了一段时间了,而且尤其是这半年一年,我觉得从《火星》到《微微》,这些爆款的呈现,让我很放心。永福这个更成功的创业者,他在UC里面,其实我们两个创业的时间差不多,其实我是2005年,UC其实小鹏创业是2004年,永福是2005年、2006年加入UC的,他也是跟我一样,很像很有缘分。

  古永锵:我现在就是出差特别多,其实我已经出差了很久了,从北京到广州,广州到深圳,深圳到香港,香港到上海,上海到乌镇,乌镇回头还要去上海,再会去北京。而且每个地方我都还有事,所以一个是,就是总体的规划,包括很多合作伙伴的探讨,包括也见很多一些媒体的朋友,包括参加这些大会。也同时穿插着见了很多创业公司。

  所以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参加一些行业的一些比较领先的论坛,我也去了台湾去看了一些VR的公司。台湾还没投,但是已经看到一些苗子了。所以这是你说这个日韩港台在亚洲这个地区,到欧美这快。我觉得欧洲的动漫也有很多好东西,但是没怎么跑欧洲,太远了,而且太危险了。

  古永锵说,自己这次来了之后一定也要在乌镇拍一集,“那么漂亮的地方,其实要用最新的技术展现给全世界人看中国最美的一面。”

  你去看那些好的公司里面,创投,几个领先创投一起投,一个是降低风险,一个是相互之间这种好的养分,或者说赋能的功能,大家都有不同的优势,都可以给这个创业者,所以这两方面更容易做到一个合作的一种,这种合作分享的精神,我觉得在拍电影跟做创投很像的,就是也是在做十几,二三十家,希望有几家可以变成爆款,都是这样。

  像《暴走》像《罗辑思维》这些优秀的自频道,也是选择,包括一些像磨铁这种IP的来源,当然我们也投很多创新公司,包括海外的VR公司我们有投。包括国内的UCCVR我们也投了,所以在这方面的话,一些大方向我也给你个预告吧,产业或者产业生态投资,跟其他的尤其是文娱的投资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是,我们会围绕三个I去,三个I,因为I  Investment投资本身就I嘛,但是我们要做的三个方向的生态投资,或者说产业投资,就是一个是IP,内容的要升级为,内容跟IP是不一样的,现在都混着来讲了。

  和参加例届乌镇峰会的互联网大佬一样,古永锵也没少经历被媒体的“围追堵截”,“又做互联网,又做文化娱乐属性的在这个行业里毕竟没那么多,所以大家问的大多和文化娱乐相关。”

  IP是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要能做到知识产权,首先它是要做到产权。一个一般的内容,它没有太大的价值的。你要做到爆款,那这个东西就变成产权,它是有价值的,它有足够的粉丝,它能够变现,这个才是IP,幸运飞艇娱乐:2017最新时事政治:201。不然的话它就是个普通的内容。所以我们围绕IP去会产生一些投资。一个是我们认为潜在它可以做到IP的公司,或者它已经是个IP公司,去找一些,比如说跟淘系,包括蚂蚁要做一些联动的一些投资机会。

  中国的创业创投,其实我跟你讲,就是最近的二十年的事情,硅谷更多是五十、八十,更长时间的时候。其实你会发觉,一个成熟的创业跟创投环境,对这样的交棒,其实都是觉得很理所当然。我真的要做到七八十岁的时候才不干,其实这个是好事吗?我今年五十了,其实我应该在我现在的这个阶段,发挥我的最大的能量。所以这个里面也看到,在硅谷很多的三次,连续几次的创业者,我合一优酷是第五家创业公司了,那我现在新的这个,你也可以说大文娱也是一个创业的机会。

  所以我的时间分配就不用每天在北京开例会了,因为以前你管日常运营,每周的月度会议、季度会议,包括业务汇报会议都很多,审批一大堆。我现在的审批都还有的名字我都全都打会去,杨伟东定,杨伟东定。以前每个都要自己选,自己看,每个项目,下一个微微一笑,下一个火星情报局,都关心的比较细。而且一些项目的审批会。

  而未来的方向,其实可以总结为文娱里面的三个大方向:一是从内容、制作的角度,二是从用户发行的角度,三是从变现商业模式的角度去思考。这二十年来,其实真正大部分的创新是在中间这个领域,就是在用户跟发行里面,从门户开始,从图文、八卦天地新闻大爆料 娱。平媒转移到互联网,到视频网站,开始把电视台跟电影院的内容搬到互联网,更多是个发行渠道的改变。

  阿里大文娱双引擎里面,其实是分开优酷优势,作为图文信息流结合的一个多媒体的平台矩阵。古永锵称,另外就是围绕这个平台,阿里大文娱要建立一个生态,然后更多是从全产业的角度,去考虑这个行业的未来的发展,以及在从投资作为第一步,去建立这么一个产业生态。

  所以我们也准备在欧美跟日韩,我其实已经投了韩国最领先的一家PGC公司,也是特别棒的,我两个月前去了一次韩国,因为他们董事会,我其实不在董事会里,但是我去了,他们让我去。我就旁听了一下,这很棒,真的很棒,很年轻的一个韩国创业者,其实是韩国农村里面出来的,现在在首尔,就特别帮,做很多的一些PGC的内容。所以在韩国我也聊了好几家公司,日本也如此,很多一些动漫的IP,我们也在日本也投了一家公司,在美国也投了一个资金,也投了一个公司。

  今日,网易科技在乌镇独家专访到前来参加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阿里大文娱战略和投资委员会主席古永锵,古永锵笑称到乌镇第一晚可能会睡得比较晚,并且一般需要“走场子”,所以很多互联网大佬其实在昨晚都已经进入了一种“梦幻模式”。网易CEO丁磊例年在乌镇峰会办的饭局,其实给很多常在北京也很少见面的朋友们一个聚在一起的机会,“所以相当于大家每年跑来乌镇叙叙旧,着实挺难得。”

  当然我们做生态资金,现在真的是从无到有,当然我开玩笑,我们这次的起步比我十一年前的起步,那就豪华的多了,所以现在会很坦然,而且开个玩笑,有点像富二代创业了,哈哈。所以富二代创业的时候,也要注意一下。当然也不要太富二代,我经常提醒团队在这方面。但是有这样好的调整,我认为更多的是要从比较宏观的,比较有长远战略的层面的去思考。因为当你有资源的时候,其实你可以,也不用去太顾虑这种日常短线的事情,我可以想得更有战略性,更有前瞻性,以及在某个角度来讲,更能够风险跟赋能我们的创业者。

  “因为大家想到文化娱乐,可能首先会想到八卦、负面,包括今天在圈子里面林丹那个绯闻,包括照片都在传来传去,可能想到这些东西比较多。但是到了乌镇大会,可能大家要关心越来越主流的一个文化媒体的方式的话,怎么做的更正能量,而且更真实。这个主要是,今年我们带的一个作品过来,叫《最美中国》,他使用最新的技术,用虚拟现实,包括无人机这些技术去拍,像九寨沟,像丽江,包括桂林这些。”

  “你去看从阿里的战略布局,我以前从外面看,现在是从里面看,真的心服口服,就是从电商到金融,金融到云计算大数据,到配送菜鸟,到现在的快乐版块,我们文娱这块,再后面的健康,就是这个一系列的六个板块,都已经是在整个阿里的大生态里面已经浮现了。而从合一这个名字开始,我就一直认为产业在合一,线上跟线下在合一,甚至是中国互联网跟海外的互联网在合一,我觉得就是不同的时间会发生不同的事情,这是个大融合时代。”

  “我觉得在过去二十年中国发展过程里,互联网其实正在变得越来越主流”,另一方面,其实作为互联网媒体人而言,责任越来越重,所以在本届乌镇峰会上,他做的主题演讲就是围绕怎么将互联网文娱做出可信、真实、正能量的效果出来。

  因为俞永福跟杨伟东都是跟我一样,是创业者,是自己创过业的,知道创业的甜酸苦辣,这里面也有像永福这样非常成功的创业机会,他跟小鹏做UC那么多年,我也看着这家公司不断的在移动互联网做了好多业绩。所以我自己在阿里的这个体系,在优酷里面我就选了杨伟东。在阿里里面跟我们文娱相关的俞永福是非常匹配的,而且一文一武,一个刚好是产品跟资本运作,另外一个是从内容跟营销的角度,是两个高手,我是非常放心可以交给这两个75后的年轻人。

  第二是创新innovation,就是围绕你刚才问到的很多文娱方面,我们看到的很多一些技术创新、模式创新的一些机会,在这个里面我们要在中国、日韩、欧美会看很多这方面的一些创新性的公司。第三个其实就是讲到日韩跟欧美,就是国际化,international 。因为你不用每天在北京开例会了,你可以全世界飞了。

  内容制作跟变现,其实是最近两三五年才开始,因为互联网在产生一系列的变化:从短视频到直播,从点播到直播,这些发展趋势其实是因为移动互联网而带来的。这是最近三年的事情。

  在这点方面我们很有信心的,因为我跟刘德乐在这个圈子里面创业的经验已经非常充足了,创投也有,在文娱里面做创业跟创投,本来就不多,又做过创业,又做过创投的,其实不多,而且在文娱领域,以及在互联网文娱领域,互联网文娱创投创业都身经,没百战,都一两战了,应该还是有很多的一些想法、心得,而且一些直觉是跟创业者去互动,提供给他们一些价值。

  现在这些项目我都不用具体看了,我就是应该说更多的去跟年轻人在一起,看更多的创业公司,跟更多的行业的大佬一起去讨论。都很欢迎我,哎,好啊好啊,以后一起干,一起去投项目。因为创投一个好处,其实你做平台的时候,有一点你死我活的,就是现在进入AT以后,BT这种之间的博弈,当时还是竞合关系,但是你拍电影,跟做创投一个很有趣的地方就是,你经常看到一些片子,哎哟,万达、光线跟华谊兄弟,全在一个片子里出现。

  “而以前互联网的这些领域,所谓的这些TMT也好,所谓的互联网文化娱乐这块,或者通讯社交这块,或者说变现电商这块,都是相对比较独立的,你注意到吗?以前的互联网,中国也如此,美国也如此,现在美国其实还是比较,Google一派,亚马逊一派,Facebook一派,其实是代表三种不同的载体。但是你要看到,所有的这些公司之间的业务也开始交叉了。但是没有做到我们现在在中国的这种,就是比如说合一进入了阿里这个大生态里面的话,这种融合是更深层次,我觉得时更有前瞻性的。”

  同时,古永锵也将不久前御任优酷CEO、目前工作状态以及对于阿里文娱未来发展规划与网易科技做了分享,他表示未来十年发展什么形式来使互联网和文娱结合,是阿里大文娱未来十年布局重点。

  所以古永锵认为这个变化其实只是个开始,而在这方面的布局,自己跟刘德乐其实应该是在两年前就已经在筹划。“我们当时创办了合一创投,在这两年,也投了30个项目,27个创业项目,3个创投项目。这30个项目里面,共通点所有的都是跟文娱有关的,甚至有部分都跟互联网都没关系的,但是都是跟文娱有关。”

  “所以当时在一年前,在决定私有化,以及这次我们发布阿里大文娱总体让优酷融入这个平台的时候,其实我们是非常认可这个行业的趋势,而且是个真正的“打群架”的时代。单打独斗在当互联网的人口红利已经到了一定的阶段的时候,其实就是一个提升用户价值的时代。提高用户价值的一个前提是,一个用户你能够提供给他全面的用户体验,多元化的内容产品跟变现模式,形成这种大融合。”

  “其中4家是跟我有关的:两家是投的,两家是自己在创业工作中走过来的”,古永锵告诉网易科技,所以自己对文娱产业有一种自然的爱好和兴趣。

  当时我们两个都是,我是1994年开始做创投,1998年认识张朝阳,然后自己投了进去搜狐,他当时是在联想创投,看到UC,把自己投进UC了。所以你看,其实好多事情都是缘分。我们做的这些选择都非常相似的,包括对管理的一些,包括创业的创投的一些理念跟想法都很像。因为阿里大文娱发布之前,那个委员会,我是主席他是组长,其实也是,我们这半年也经常会谈整个队文娱行业的未来的一个思考,包括整个以后怎么组织,大家怎么分工。大家在不同的人生阶段,向往也不一样,但是大家就是找到一些互补,大家在现在阶段想做的事情。

  其实在硅谷里面,这个发布,其实中国的新闻比较多,海外也有,海外的基本上都是点赞,中国这次我也觉得挺欣慰的,因为很多朋友开始的时候,包括以前有些传闻的时候,都会觉得这个事情在中国的角度,可能不知道是不是对名利权这些事情的看法跟海外不太一样。因为我自己认为,其实在硅谷呢,因为我硅谷呆的时间比较长,就是它是一个相对比较成熟的一个创业跟创投环境。

  其实文娱行业跟互联网之间的连接,可以追溯回到中国互联网的最开始的时候,当时的表现形式为互联网跟图文媒体之间的结合,而到了优酷这样的视频媒体的时候,则是互联网跟影视之间的结合。这样看来,其实就是两个十年的从窄带到宽带,从图文到视频的过程。

  “我还记得马云在第一次的阿里family一个战略的描述特别棒,我们前天晚上在打牌我还提醒他,聊了这个事儿。他描述就是平台就好像一个航空母舰,航空母舰里面不是有很多飞机落地起飞,而旁边还有很多的一些不同的船去配套的打仗的嘛,那就是说中间这个航空母舰就等于平台,它要做的越大越好,但是它要做一个平台,让更多的飞机也好,包括其他的陪同的这些船,都有不同的角色,要建立这么一个生态。他说这个里面平台一半,生态一半,这个就是一个产业的布局里面很重要的一环。”

  所以古永锵认为未来十年发展什么形式来使互联网和文娱结合,就是阿里大文娱未来十年要布局的。此外战略和投资将作为主体的双引擎:一个是战略层面,一个是投资层面。

  问及其在担任阿里大文娱战略和投资委员会主席之后,对于未来的发展规划,古永锵表示其实选在今年10月31号大文娱发布这个消息,比较有意思,因为合一集团的创办是在2005年的10月1号,就是说在今年的10月1号刚好是合一的十一周年。所以选择10月31号有点背靠背的意思,“其实隐含了一个我们一个双引擎的战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收藏>] [打印] [挑错] [推荐] 作者:-1 来源:未知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